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说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6-22 06:48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中央近期再次出台严规,禁止各地新建楼堂馆所。记者在各地走访发现,严令之下,明目张胆建办公楼的现象有所收敛,但一些地方和部门转而以“商务中心”“综合业务大楼”“市民服务中心”等各种名义暗度陈仓。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说,他在一些地方调查发现,为了兴建豪华办公楼,一些地方想方设法绕开上级政府审批,通常以“科研楼”“培训中心”“老干部活动中心”等名义新建大楼,实际上都成为当地党委、政府的办公楼。

由于担心“在外面吃饭不安全”,扩建、豪装单位食堂成为楼堂馆所建设的新趋势。河北行政学院原常务副院长刘日说,楼堂馆所涵盖诸多内容,近年来办公楼、宾馆、招待所、培训中心等大幅降温,但随着中央八项规定等出台,有些地方开始新建、扩建和装修机关食堂。

安徽省某县级市前两年以“商务中心”名义新建的市委、市政府办公大楼(6月5日摄)。新华社发

记者走访发现,在中央高压政策下,一些地方和部门打着各种名义新建办公大楼,把办公场所暗藏其中,以便顺利通过审批,逃避监管。

“以土地换大楼”也成为当前一些地方的惯用手段。政府假借置换或以向开发商提供一定面积经营性土地使用权为条件,请开发商建设公共设施,避过上级和社会监督。如严重超标的武当山旅游经济特区工委办公楼,就是武当山特区先行将3000亩土地以7万元一亩的价格,出让给武当山太极湖投资有限公司。太极湖公司用这3000亩土地抵押贷款,垫付工程款。

记者在湖北某市走访发现,市地方税务局综合业务大楼、市工商局“12315”指挥中心及业务综合楼、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服务中心综合楼等项目正在抓紧建设。知情人告诉记者,这些大楼虽然是以各种“业务用房”的名义通过审批,但实际上“大都含有办公用房”。

记者在安徽某县采访发现,豪华的县委、县政府大楼前竟无一块醒目的标识牌,甚至一些当地群众都不知道这是县委、县政府所在地。据当地干部透露,这座大楼是前两年以“商务中心”名义新建的,由于担心被群众举报,当地政府搬进去后至今没有挂牌。

“很多部门对业务用房有相应标准,本意是提高业务水平,更好为群众服务,却成为一些地方大肆盖楼的‘幌子’。”江苏一位干部举例说,一些电力公司纷纷以调度中心等名义建办公楼,公检法单位以技侦中心等名义盖楼,国土、质检等部门则以检测中心等名义盖楼。